小明炸烂酒

不接受拆贱虫,杂食,最喜欢狗肉

(´   `)

@脆骨没有肉​​ 教师节快乐,给你的76r😘

(坐在图书馆画,人来人往,画得贼刺激)

他超~帅的

说说我对合成人的看法

第一次玩辐射4了解到合成人和学院我是怎么想的已经不记得了。
在接下来的无数个周目,我都想过要不要多走几个结局多体验游戏,然而,我最终选择的依然是学院路。

1.新的人类的定义
在《血源诅咒》这个游戏里,有个美丽又优雅的人偶小姐姐,她被格曼(以玛利亚为原型)制作出来,她会用她温柔又轻柔的声音说farewell,她说她的存在便是爱她的制造者。
在电影《普罗米修斯》里,主角追寻着人类的祖先,她颤抖着嘴唇问人类存在的意义,这个问题换个说法,便是为什么要创造我们,既然创造了为什么又不管。
看起来很像小孩子问母亲为什么不爱自己一般无二。
现在的科技,我们制作了方便的扫地机器,在我们眼里它就是个扁扁的机器,我们生气把它踩坏,扔在水里,甚至掏出枪打它,也不会有人说任何不是。
但如果我们把它赋予人类的外表,把它做成一个人类的样子,我们看着这个机器,它拥有人类的外表,看起来和人类没有差别,而且它还会扫地,打扫卫生,我们还能只当它是个机器吗? 如果它们有了和人类一样的思维,一样的情感,它们还只是机器了吗。
机器拥有了人性,它们在唯物和唯心上朝着人类的定义趋近,这将注定重新定义人类。
而那么一天,在辐射4的世界里,学院科技已经发达到能做出有思想有情感的拥有人类外表只是大脑有一点金属的合成人,这是科学家的梦想,用科技的力量创造生命,这件事的伟大如同宗教神造人,他们欢迎鼓舞,决定把合成人赶紧投入使用中。
但是学院在地下,合成人扔到地上以后科学家怎么知道合成人有没有什么缺陷,于是他们给合成人装上监控,让合成人的一举一动都处于学院的掌控之中。
这其中确实出现了很多不受控的情况,比如合成人在钻石城发狂杀人之类,都让科学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把眼光放长,投在了老冰棍的儿子身上。

2.儿子
子不承父仇,对于尚恩,我更多的是没能履行父爱的自责,关于他使用克洛泽,成为学院校长这些事,我是丝毫不介意的。
至少,在学院里,尚恩健康活着长大了。
这或许是基于我能理解学院做法基础上,我才能大言不惭地说“老冰棍只是希望尚恩能明白,即使发生了这一切,他依然爱他。”
贴出老冰棍的一段独白:我以为,我希望…我能找到我的家人,骗过时光,再次团圆,回到从前的样子。

3.丹斯
整个废土世界,都欠丹斯良多。
你们可曾见过丹斯笑过。
作为一个刚出来混就被钢铁兄弟会捡去,此后的人生一直奉行“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科技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保护废土人民”这之类的信条的耿直汉子,突然发现自己其实就是一直打杀的合成人,丹斯心思百转,有了自杀的念头。
多亏了合成人的第一程序“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活着”,才能让老冰棍在b站看到一个活着的丹斯。
丹斯是合成人这个事,辐射4没有具体讲,但这个故事还是可以脑补出合理的剧情的。当老冰棍把学院内部资料送给兄弟会以后,昆啥忘了学士检查时看到了丹斯是合成人的资料,报告给麦麦,众人一合计,决定先让A学士(忘了叫啥)对丹斯的DNA进行检测。A学士和一脸我最屌你就是欠我钱里斯关系不错,也许和海伦关系也不错,这样,海伦就被秘密告知了。
嗨呀,海伦肯定会警告她暗恋的丹斯,于是丹斯知道了,心里一乱,就跑掉躲起来了。 麦麦本来想秘密抓捕丹斯的事就这么黄了,丹斯作为德高望重的高级士官,被学院回收岂不是兄弟会不用炸学院自爆算了,这么一想,麦麦眉头一皱,只能下令全员全废土地毯式搜捕丹斯。
老冰棍不一定是最先发现丹斯的,但是作为玩家的我,中途再捡垃圾也不会耽误的。
“如果你想要杀死丹斯,那么你会同时失去我们两个。”老冰棍的话让我又一次爱上这个主角,果然辐射4最喜欢的还是老冰棍了。

4.学院的未来发展
我认为合成人就是人。
到老冰棍出世这个年代,学院似乎已经忘记了当初创造合成人的初衷,他们会把废土上的活人抓走,抹去相关记忆改造成他们的眼线,合成人。
我无法苟同这一做法。
故事的结尾也以老冰棍成为院长为句号,我相信老冰棍的为人,他在充满绝望的废土世界依然用他活雷锋的精神和不屈不挠的读档法过了一个又一个艰难险阻。
也成功炸了越来越过分的钢铁兄弟会,瓦解了只看得到眼下的二缺铁路,发展了大大小小的义勇军团队,这个废土会在老冰棍的力挽狂澜下越来越好的。

(所以b社求求你了做一个create引擎的太空游戏吧🙏)

有人吃metro2033吗○| ̄|_

废土世界妙啊,Artyon妙啊,战斗民族真是妙啊,

水彩丹斯
蓝色的丹斯
忧郁又矛盾,温柔又锐利
每次他说adVictoriam的时候都想男主把丁丁塞他嘴里

忙里偷闲

“谢了,杀手~”

皮克曼可以招募就好了

(其实我不会画手,就拿着水果刀照着画的,那个,是我的手⊙▽⊙)

狗肉没有丁丁。。。

怀疑人生了我

师父画的

觉得望尘莫及

画了两天,师父说越画越无聊,最有趣的还是起稿时的创造

我再转过身看了看我徒弟,擦,他已经开始学做视频了

ヽ(´・д・`)ノ不要这样,大爷,好好跟我学做设计不好吗